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我爱你,轻声说(GL)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明白(下)

    58

    究竟是否该表现惊讶?当看到若芯站在自己家门口的时候,为了避开若芯的眼神,小艾将脸庞的发丝勾往耳畔,佯装无事的低头掏出钥匙,在将钥匙插入打开门前,她才看向若芯笑了笑。

    「我刚刚才去联谊回来就碰到你在这里等我,你等我很久了吗?」

    「真特别,你很少来我家找我的,是因为我们要换总经理了,你终於知道魔女徐这人大有问题了?想要找我聊聊吗?」

    「我跟你说,我家有我最近团购来的奶冻卷,原味的超级好吃,快进来吃吧,我一个人吃太多了,那东西有够胖的,我找tony柏来他都说他不要,他一定背着我们偷偷在健身。」

    紧张之情似乎在叨絮的琐事间得到平静,小艾嘴里边叨嚷着这些话,边觉得乱序的心跳慢的平静下来。

    若芯看着小艾若无其事跟她闲聊,神色就像平日在公司时那般自然,她有那麽一瞬间,怀疑自己在影片里看到的人其实并不是小艾。

    与其说是怀疑,不如说是不愿相信吧。

    只是当她低下头来,让她无奈的,她立刻便认出了小艾这会脚上穿的那双鞋,虽然监视影片是黑白的不能辨明颜色,但款式仍然看的出来跟影片里头的那双是一模一样的。

    发现这件事情,若芯因而迟疑了,於是她没有跟着小艾走进屋子里。

    她沉吟良久,对着小艾的背影开了口。

    「小艾,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说谎,我也不太擅长拐弯抹脚的问问题,可是有件事情我真的必须知道,这件事或许你不想谈,但我希望你可以诚实回答我,不要隐瞒我,好不好?」

    若芯说着,小艾听了却嗤了声,她看着若芯,佯装无事的笑了。

    「你要说什麽事?你什麽时候开始对我讲话也怎麽小心翼翼的?我又不是魔女徐,轻松点好吗?」

    若芯看着她这般模样,对於要说出口的话还是有些无奈,她不能明白,为什麽只是这麽短的时间里,她身边的人会有这麽大的变化,比如小艾、比如郭维。

    还是,她其实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他们?

    「我希望你坦白跟我说,这次总经理因被人陷害而卷入业务侵占案件,这件事情,你是不是也有帮忙?」

    「如果有的话,我已经把你的情况跟总经理的律师谈过了,他跟我说,你这种情况如果自首的话,通常法官在量刑时会量得比较轻的。」

    不知是否被戳破心中所想反而更需伪装,小艾看着若芯淡淡的笑了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麽,我是很讨厌魔女徐,但是原因是因为她这个人太自以为是,简单来讲,就是我不认同她的做事风格,也不信赖她的人品。」

    「你说我帮忙陷害她?我倒不觉得她这人假公济私侵占公司的钱有什麽好意外的,她就是自己觉得自己可以呼风唤雨阿。」

    「你说说看,如果不是她的决策,我们会买下那三间公司吗?我看,八成是她跟宽能的人私底下的价钱谈不拢,这件事情才会被宽能爆出来的,这件事会跟我有什麽关系,我也不过就是最下头的小职员而已。」

    似乎自己也被自己说服了,小艾越说越是自信,但她却不知道,若芯听着她说的话,越听越是心冷。

    「小艾,你不只是个小职员而已,你是立达特别专案的员工,所以你有这栋大楼的门禁卡,也有企划部的门禁卡。」

    「...而总经理办公室就在企划部里头,只要你找个理由跟楼下警卫拿办公室钥匙,你想要进去总经理办公室其实很容易,我说的对吗?」

    尽管只是自己的假设,但若芯太清楚这假设其实已离真相不远,她缓缓地说着,只盼这话的间隔间,小艾会突然愿意自己告诉她,她的确帮了范仲翔的忙,但她是有苦衷的。

    再多的错误,有时只是希冀一个让人不忍的理由,让自己接受而已。

    「…我不知道你拿了魔女徐什麽好处,才处心积虑地想把这件事情推到我头上。」

    「若芯,你到底吃错了什麽药阿你?我是看在我们平常这麽好,才在这里陪你兜兜转转,没想到你只是想帮魔女徐找个替罪羊,张若芯,你真的让我太伤心了。」

    小艾说着这话,她自己倒没注意到她的脸色因为着急已有些苍白,语气也便得急促,只是这些细节,都看在与她面对面的若芯眼里,而若芯自然都发现了。

    没有理会小艾最後的情感威胁,若芯平静地看着她,再次开了口。

    「小艾,那我直接问你好了,八月一号那天的凌晨两点,你人在哪里?」

    这般直接的问题,简直像是直接拿把刀往小艾的心中戳去一般,这瞬间小艾只感到又怒又恼,她气得瞪着若芯,像是若芯再问下去她就要对她不客气了一般。

    「我?我在哪里,我当然在家里阿!」

    「若芯,你问这些到底要干嘛?我去应付那些联谊找上门的苍蝇都来不及了,我怎麽可能处心积虑地去陷害魔女徐?拜托你清醒点好不好。」

    小艾既恼怒又急切地说着。

    「我也希望你那时候在忙着应付那些联谊里的苍蝇,而不是被你朝思暮想的范仲翔给操控!」

    若芯说着,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急躁,她缓了缓才继续说。

    「小艾,抱歉,我想来想去,除了因为你太喜欢我学长而被他支使的可能性外,我真的想不到其他的..」

    「只是在他的操控下,你戴着鸭舌帽跟口罩,三更半夜的跑进了立达大楼,刷开企划部的门禁,用了跟警卫借来的钥匙,打开总经理办公室的门,使用了她的电脑,做了我多希望你没有做过的事。」

    若芯说到这里,难过的情绪下已再难让自己好言好语,她有些哽咽了。

    她看着小艾,想着这些年来两人相处过的日子,有好、有坏,都很真实,她知道,那些都是真的,但眼前不住鬼辩的小艾也是真的,那样的认识,让她发自内心感到难过,她的眼眶不禁红了。

    「…你真的疯了,若芯,我不管你要嫁祸我什麽,你说的这些话我都不会承认的,你最好也别去跟警察说,如果你去说的话,那我麽两个这些年的交情就到这里彻底玩完了。」

    她说着,见若芯仍站在门外,心念一动之间,她就要关上家里的门。

    只是也在那时,若芯又再次开了口,她本来就还有话没有说完,只是那些话,却是她最不愿意说的话。

    她多希望她可以不用说这些?

    「你记得你脚上这双高跟鞋吗?那时我们一起去日本玩买的。」

    「那是日本某间知名品牌的设计师款,台湾没有进货,数量非常少,在日本你买到架上最後一双这款鞋的时候,你很高兴,你跟我说,你终於买到你梦寐以求的鞋子。」

    「你还说,如果跟喜欢的男生见面的话,一定要穿着这双鞋,这双是你的战斗鞋,对吗?」

    若芯看着她,想起那时在日本小艾买到鞋时高兴的笑脸,她心头有些酸涩,而小艾听着她的话,握着门把、想关上门的手迟疑了。

    「八月一号那天,你跟范仲翔见面了吧,所以你才会穿着这双鞋,所以你才会穿着这双鞋进总经理办公室被录到。」

    小艾听着若芯说到此处,她再难掩释神色的苍白,嘴里的气焰也难再张狂,她虚弱的开了口,话语听起来却只像呢喃。

    「…只是一双鞋子,又不能代表什麽。」

    若芯看着她,不知道小艾还想在这无用的坚持下虚耗多久,她有些无奈。

    「…我问过值夜班的警卫了,他说那天凌晨你的确有进公司,而且也跟她借了钥匙,你说是因为你明天早上不会来上班,想先把赶好的案子交给总经理。」

    「只要把我们最近的工作纪录调出来,就会知道那天根本不会有什麽赶好的案子,那你为什麽会出现在那里呢?小艾,我手上的东西如果交给警方,那麽你…」

    「…我知道了。」

    挣扎已经没有意义了吧?小艾不知道什麽时候低下头来,她放下了门把。

    「若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只是想说如果我帮了忙,或许范主任他就会…,我只是真的太希望他可以注意到我了…」

    「对不起…」

    看着她掩面啜泣的模样,若芯又於心何忍,她轻轻地拉住了小艾的手,希望给她一点宽慰。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只是相信错了人...」

    「小艾,虽然我也不愿意相信,但我学长真的不是个值得托付的对象...」

    若芯拉着小艾的手说着,眼泪也忍不住掉了下来。

    而当半个小时候,若芯录下了小艾的自白,也约好了让小艾跟Roger见面的时间,她再上了Catherine停在小艾家外的车时,Catherine一见她,便不禁将她搂进怀里,亲吻她的发。

    「虽然是你的决定,但我知道你决定对小艾这麽做很不容易,谢谢你。」她柔声说对若芯说。

    其实若不是若芯坚持,她本不愿意让若芯单独面对小艾的。

    只因若芯跟小艾一起工作那麽多年,而在Catherine经历过Annie的事件後,如果事情真的是小艾做的,Catherine可以想像若芯有多伤心,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再让若芯去询问小艾真相,看着人为了自己而狡辩的面目,那对若芯想来会是再一次的伤害。

    可若芯坚持,太坚持了,Catherine不得不让步,她知道若芯的个性,也这是若芯对小艾的尊重,於是她只好由着若芯去了。

    此刻,若芯听着Catherine的安慰,靠在Catherine的怀里的她没有答话,只是摇了摇头。

    在Catherine那让她安心的怀抱里,意识到猜测的一切因小艾的承认已然成真的那刹那,若芯不禁难过的闭上双眼,她久久不能言语。</br></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