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大王,你好坏【限】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傲天鹰坐在床边,炯炯目光凝视著躺在木板床上的女子。昨夜她被救起,现已过了正午,人仍未醒。

    目光移到早已褪下搁置一旁的喜服,再望她,他十分确定这女子应是燕子国公主。

    特殊质料的华丽喜服,不是一般百姓有能力裁制,纵使尚在昏迷中,也换上了他的轻便衣服,但她浑身散发出的皇室气质,遮掩不去,太过苍白的脸色,令她看起来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低眼,他的目光终究是回到她身上。

    美丽的女子,他的皇G里何止千百,夜夜在寝G服侍他的妃子,个个貌如天仙,可,他从没多看过谁一眼,嫔妃对他而言,充其量只是服侍他入睡的女婢。

    但眼前这个女子燕子国公主,一个尚在昏迷中,眼未张的女子,却令他舍不得移开目光

    眯起黑眸,唇角逸出一抹冷笑。

    许是这船舰上,唯独她一名女子,物以稀为贵,是以,他的目光总是落在她身上。

    盯著她直看,他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原来,自己早习惯女人在他身边来来去去,没有女人,方知女人的可贵。

    但心头,总感觉有一些异样的情愫在骚动,那感觉很奇特,是他这辈子从未有过的。

    “嗯”

    一声细如蚊蚋的申吟,打断他的思绪,他看到她失去血色的苍白唇办动了一下,

    坐在原位,未动,他静静看著她。

    半晌,她又逸出一声申吟,唇动,手也动了起来,沉重的眼皮也试著慢慢睁开

    “嗯嗯”

    见她痛楚的拧眉,像感染到她的痛似的,他不自觉地跟著皱起眉头。

    “喜喜儿”昏迷中的燕水灵,努力睁开眼,模糊的视线中,依稀见到旁边有个身影,“喜儿”

    喜儿听来像是婢女的名字。

    起身,拿来一个水怀,傲天鹰仿了这辈子他认为最荒唐的事喂女人喝水。

    他自小无父无母,是个孤儿,但他并未因此丧志,恶劣的生存环境,更激励他想取夺天下,不让人看轻他的野心。

    对于女人,他牢记红颜是祸水这话,也深知迷恋女色的男人。成不了大事。

    直到现在,他从未为任何女人多付出过些什么,更遑论服侍女人这等他认为不耻之事。

    但,对于她,不该做的,他却都做了。

    昨夜,她一身湿淋淋,是他亲手帮她褪下喜服,换上他的衣服,也是他在旁照顾她一整夜,而现在他又要端水亲自眼侍她喝水

    这一切,只因船上没有适合照顾她的人,而他不希望有任何男人碰触到她,即使只是守在她旁边看著她。

    “喝水。”扶起她,他沉下脸。他极其不愿做这些事,无奈船上无其他女子。

    暍了口水,感觉托住后脑的手臂强劲有力,不似弱小的喜儿所有,燕水灵睁大眼,定睛一看,发觉自己挨在一个陌生男子的臂弯中,她惊吓地挣脱男人的手臂,身子挪退了些。

    “原来我这张脸,还可以助人回复J神。”自嘲之余,超身,他放回水怀,回头,凝望她。

    他错了

    是谁说G里的那些新嫔妃是天仙美女的真正的天仙美女,此刻就近在他眼前,那股脱俗灵秀之美,三G六院,无人能及。

    “你你是谁”

    黑眸眯超,她骇然的反应落入他眼底,令他不觉蔸尔。

    别说他的嫔妃们,在他尚未夺权称王前,女人一见到他,莫不极其所能展现妖媚之姿,以求他一亲芳泽,但她,不作假的惊骇神情,彷若视他为鬼魅。

    “不识我这个地狱阎罗”她爱这么“看待”他,他就称她心、如她意。

    燕水灵意识渐清晰,方想起落水的情景,匆地听他冷怒之言,心骇之际,茫然呆望他那张冷俊邪魅睑孔。

    “我我死了,我真的死了”垂首,细白柔荑颤抖抖地轻触自己脸庞。

    心头没有太多悲伤,上船之前,她就已预料会有这场海上灾难,她的死如鸿毛一样微不足道,只叹没能完成使命。

    眉间愁云轻涌,细叹,她抬眼阶问:“请问,我我的婢女喜儿,她是否也也来到此”

    语落,眼眶已泛红。

    一个婢女,值得她如此伤心傲天鹰冷睨她一眼,那伤心神色,不像作假,可,为何听自己到了地狱,仅是骇然,却因担忧婢女生死,红了眼眶

    “没有。”

    “你的意思是喜儿没死”抬眼,垂泪的眼角,闪著亮光。

    “我没见她上船来,她是生是死,你可得自己去问阎王。”

    燕水灵被他的话弄糊涂了。

    “可你、你不就是阎王”

    这是变相的恭维傲天鹰沉下睑,“如果我真是阎王,哪容得了你躺在床上跟我说话”

    她昏迷刚醒,人正虚弱,或许迷迷糊糊,是以他说什么她都信。

    “这”

    燕水灵举手按住尚有些微晕眩的头,细思量他的话。

    原来,方才他说自己是阎王一事,是诓骗她的。

    抬眼,偷觑他的睑若不是他一脸冷厉,高大的他,浑身散发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冷魅说他是阎王,还真不为过

    轻咬著唇,细如蚊蚋的声音从她嘴里逸出:“对不起。”

    低首,匆地想到他方才说的话。

    “请问”急急抬眼,对上他炯亮的目光,她的心口怦然狂跳了下。“呃,我”

    螓首低垂,她讷讷的问:“这问这里是何处是你救了我”

    “我们还在海上,在同一艘船上,是船上的渔夫救了你,不是我。”他傲天鹰这辈子最不需要的头衔就是“救命恩人”。

    “那你是”

    “那,还有救起其他人吗”她焦急地问。

    “你以为我的船是用来救你们这些人的”

    “不是的,我只是想渔夫可以救我,应该也可以救其他人,可否请你请你帮忙。” 

    她知道这要求太冒昧,可人命关天,能救一个是一个,尤其和她一前一后落海的喜儿。既然她被救起,喜儿一定也在附近。

    “凭什么我得救你们这些无关紧要的人”坐在另一头,他挑眉问。

    “我”看到自己手上戴的玉手镯,拔下它,她忍痛奉上。“这个给你,请你叫渔夫们帮忙救人,好吗”

    母后留给她的嫁妆,她该把它留在身边的,可眼下,为了救人,就算心如刀割,她仍是得献出它。

    瞪著她手中那只玉手镯,半晌,他接过它。

    “一只玉手镯,你想救几个人”

    “这如果你肯帮忙,或许或许等找到了天鹰国,可以请北鹰工赏赐你”她说得心虚,她并不确定北鹰王愿不愿意这么做。

    傲天鹰冷睨著她。她这话,犯了他的大忌。

    他容不得任何人假藉他的名义,恐吓他人、作威作福,尤其是女人

    “凭什么北鹰王会为了你,给予赏赐”

    “我”为了救人,燕水灵只好告知实情。“我是燕子国公主,此趟前来,是是要嫁给北鹰王。”

    “你确定你嫁得成”

    “嗯”

    冷嗤了声,傲天鹰的视线从她脸上缓缓往下移,“你的身子被我看过、M过,你想北鹰王还会耍你吗”

    他的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将她整个人骇愣住。

    低眼,定睛一看,她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不是喜服

    方才她焦急关切喜船上其他人的生死,竟未发现大红的喜服早巳被人褪换,搁置在一旁。

    “你”

    太过震惊的事实,令她无法接受,一口气接不上,眼前一片黑,她又昏迷了过去。

    燕水灵站在甲板上,眺望南方,阗黑的海平面上,风平浪静,无波浪的海面,令她错觉从未发生落海事件。

    两天前,怒涛汹涌的海浪,打翻了喜船上的一干人,如今,他们生死未卜,虽然她幸运地被救起,可她也无法去完成肩上背负的使命。 qHtIjttq

    这艘船的船主,那个冷面阎罗说得对,北鹰王不会要一个被别的男人看过,甚至M过身子的女子

    她娥眉轻蹙,满脸羞愧。她不能去找北鹰王,也没脸再回燕子国。

    低叹了一声,也许这是她的命,不能怪任何人,也不怪他,他是为了救她,才会脱下她身上湿淋淋的喜服。

    虽然知道这不是他的错,可一想到他看过她的身子她就羞得没脸再见他

    “想跳海寻死的话,记得先帮忙把渔补好,那个破洞可是因为救你才裂开的。”

    听到他的声音,她羞垂著头,急急想走。

    挡住她的去路,他的声音中透著不悦:“你是在怪我,坏了你当北鹰王妃子的美梦”

    从她知道是他帮她换衣服,吓得晕厥醒来至今,她一直在避开他这感觉很不好,令他想发怒。

    没有女子敢不理他、不尊敬他,但她却一再躲开,不和他打照面。

    “不是的。”想和他解释,但一对上他的眼,她立即羞愧的垂首,整张脸发烫。“我我没有怪你。”

    “那你为何”本想问她躲他的原因,但见她的反应,他了然于X。

    原来,她是在害羞

    “其实你未必不能依原计画,嫁给北鹰王”扬唇,冷笑,他丢出试探的话:“只要我不说,没人知道我曾经看过你的身子。”弯身,他在她耳边轻声道。

    他又提及此事,令她羞得头更加低垂。

    “如何”

    “”

    “或者,你想回燕子国,继续当娇贵的公主”

    “我我不能回去,我还要找我二皇兄。”一心把他当救命恩人,没防他,她全然相信他。

    “你二皇兄”傲天鹰嗅到不对劲,浓眉微蹙。“他也在喜船上”

    他早耳闻燕子国的皇子燕律,武功高强,个X急躁,不似大皇子那般善良沉稳。

    他早想会会这个人,看看是他傲天鹰武功独步天下,还是燕律略胜一筹。

    “不是,我二皇兄他”察觉自己险些泄露二皇兄的行踪,燕水灵闭口,不再多言。

    纵使他是她的救命恩人,但他是天鹰国的人,若知二皇兄前来天鹰国是想行剌北鹰王,难保他不会“护主心切”,将此消息禀报给北鹰王知道,做出任何不利二皇兄的事。

    瞧她一脸惶惶然,她不说,他也能猜到。

    “你此行前来,除了和亲之外,还想找你二皇兄,可见他是先你一步离开燕子国”傲天鹰冷静的分析,“堂堂燕子国的二皇子,会冒生命危险来到天鹰国,可见他势必是想做一件轰轰烈烈的事。”

    最有可能的,就是前来刺杀天鹰国新任国王。

    “不是的,二皇兄他他只是担心我,所以所以先先到天鹰国,好接应我。”她心虚的垂著头。

    “接应你然后你们一起入G,合力除掉野心勃勃,想攻打燕子国的北鹰王”

    “不,我没这想法。”

    “你没有喔,只有你二皇兄有。”

    燕水灵惊骇的抬眼,不懂眼前这个男人为何像是会读心术一般,知道她心里想什么,连二皇兄的事,他都能料中。

    “不不是这样的”

    不理她,他继续道:“所以,你表面上是来和亲,私底下却是想,万一你二皇兄失手被捕,你还可以救他”

    燕水灵惶惶然,摇摇头。

    “总归来说,不管发生过什么事,为了燕子国,为了你二皇兄,你都要进G,当北鹰王的妃子”

    二皇兄

    虽然尚不知二皇兄人在何处,是否真入G行刺北鹰王,但他说得对,这一趟,她是为了二皇兄,为了燕子国百姓来的,无论如何,她都得进G

    燕水灵沉重的点头。

    “那意思就是,要我配合你,一起隐瞒你诱人的嗣体,曾映现在我眼里的事实”挑眉,他沉声问。

    双颊烫红,眉心紧蹙,她不想欺骗任何人,即使是残暴的北鹰王,她也不该骗他,可

    “请你别说。”

    “要我别说可以,但你想拿什么来换”

    “我我不是把玉手镯给你了吗”那是她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

    “我以为那是你给我这个救命恩人的谢礼。”

    “我我没有其他东西了。”

    “你有。”他扬唇冷笑,“等你当上北鹰王王妃,就可以C控皇室,到时,我要北鹰王所有的财产包括你。”

    燕水灵猛地摇摇头,“你的要求,我我无法做到。”

    她的回答,让他稍稍满意。

    “船要靠岸了,去准备一下。”

    “那你”

    “我当然也要准备下船。”

    “不,我是指”燕水灵想再问他愿不愿意帮忙,可,有其他人走过来,她只好暂时作罢。转身,进入船舱。

    下了船后,燕水灵就没见到她的“救命恩人”,但他仍是好心的安排她住在一间人宅院。

    “公主,请你暂时住在这儿,国呃,我家主人会帮你安排进G一事。”尤巴奉命保护燕子国公主,是以,随她来到靠海的行G。

    “谢谢你。”

    尤巴指著跟在他身后的一位中年妇人,“这位是黑大娘,有什么需要,你就跟她说。”

    “燕子国的公主挺漂亮的嘛不过,娇小了些,也瘦了点。公主,我们这里吃的,比不上皇G,你可别见怪。”黑大娘爽朗一笑,“不过,我会好好招待你的,这点,你大可放心。”

    “谢谢你,黑大娘。”

    “我看,得先帮你弄套衣服来,要不,穿著一身喜服,挺累的吧”

    黑大娘说著就转头走了。

    “公主,你你先休息,我去巡视一下。”

    “辛苦你了。”

    “呃,哪里,这是我应该敞的。”

    没料到燕子国的公主,长得如此漂亮,轻声轻语,举止温柔,让向来对G里那些傲慢的嫔妃没任何好感的尤巴,也莫名害羞了起来。

    见人都走了,穿著喜服的燕水灵进入房间,关了门,坐在床边,想到喜儿可能还沉在茫茫大海中,鼻头一酸,她忍不住流下泪来。

    回到G里的傲天鹰,三日来,满脑子全是燕水灵的身影。

    之所以安排她住在临海行G,一来,是他还有其他事要忙,尚未得闲处理她的事;二来,他还未确切查明她和亲的动机。

    虽然她外表柔弱,但他不得不防,她极可能和她二皇兄来个里应外合,联手刺杀他。

    明知道得暂缓处理她进G一事。可愈是这么想,心头的音浪却起伏更大,抵抗他自己下的决定。

    他想见她,这个念头在他脑里挥之不去。

    “国王,老丞相求见。”守在天鹰国外的侍卫,进入禀报。

    “老丞相我不是要他回故乡去养老了吗”傲天鹰面露不悦。“还有你,你是没把本王的话听进耳吗我不是说过,那些老臣,一律不见”

    他南当上天鹰国国王之初,泰半的老臣都表明愿意追随他,辅佐他。他并未因此大乐。

    说好听些,那些人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说难听点,就是一堆墙头草,当然,其中有些是真心想追随他的大臣。

    挑选几个可用之人留下,其他的,他全请他们卷铺盖,滚回老家去,不服者,一律处斩。

    “国王,请饶恕,是因为真妃娘娘命令小的”

    傲天鹰起身,将伏跪在地的侍卫一脚踹到门边,侍卫兵整个人飞撞到门板,跌趴在地。

    “她的命令,比本王交代的话还重要”冷厉的瞪侍卫兵一眼,傲天腾望著守在房门外的两名侍卫兵,怒地下令:“将他拖出去,斩”

    “国王,饶命啊、饶命啊”

    守房的两名侍卫兵虽然吓到,可一点也不敢迟疑,生怕步上跌趴在地上这个倒楣鬼的后尘。

    “是,国子。”

    “国王。国王饶命啊”

    两名侍卫兵甫离开,老丞相便自己急急走进来。

    “王上,那名侍卫只是听我之言通报一声,你为何耍杀他”老丞相可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纵陡傲天鹰的作风比前任国王更专制霸道,但在他面前,他脚步还能站得稳。

    “听你之言”傲天鹰冷笑,“那他更应该处斩”

    “你”

    老丞相气得两道白眉毛隐隐抽动。傲天鹰当护固大将军时,早就不把他放在眼升,更遑论他现在高高在上。

    他当上国王之初,他就表明要辅住他,偏偏这狂妄的小子,压G不将他放在眼里若不是为了他的孙女,他不会走这一趟来让他羞辱。

    “王上,请听老臣说句话,说完,老臣马上走。”担心他不听,老丞相立即续道:“你千万不能答应娶燕子国公主,万一她想害你”

    “来人啊”不理老丞相,傲天鹰唤著刚补上在外守房的侍卫。

    “国王”

    “傅我的命令给尤将军,让他明日护送燕子国公主进G。”

    “是,国王。”

    听到傲天鹰甫下达的热腾腾命令,全然否决自己前来之意,老丞相当下傻愣住。

    “老丞相,你说完了吧再不走,我可真担心今晚守房的侍卫兵,人手不够。”

    原本想以丞相的身分前来谏言,赌他会听得进耳,他心里打著如意算盘,若他的孙女真妃娘娘能当上王后,他这个老丞相在朝中地位就会一如前王在位时那般德高望重,孰料,弄巧反拙,事与愿违。

    “王上,老臣告退。”为了孙女,这门气,他还是得忍下来。

    傲天鹰冷望著老丞相的背影,嘴角斜撇。

    他来的目的,他会不知不过,话说回来,也得感谢他,他才能立即作出让燕子国公主进G的决定。

    让她进G,一方面是和老丞相唱反调,另一方面,是他心之所愿,一举两得,他可是乐在心头。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