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苏厨

正文 第九百三十八章 薏仁

    第九百三十八章薏仁

    两兄弟也不和睦,如同仇人一般,虽然能力非常突出,工程机械营造都是高手,苏油也最多只能在一边鼓鼓掌而已,不敢推荐提拔。

    理工圈子和文人圈子一样,金字塔尖的人物,全国也就那么些个,大家属于低头不见抬头见,相互间也都认识。

    两兄弟在数算,工程,营造机械上也经常向苏油,陈昭明,赵宗佑请教。

    大家倒是也不藏拙,苏油还曾经托两兄弟设计了一套建筑模型,全都是榫卯结构的房屋框架,给扁罐当积木玩。

    不过说起两兄弟的德性来,却也是个个都得摇头。

    这些都是和赵宗佑沈括闲聊时的内容,三人这些日子结伴在理工的海洋里遨游,倒是快活得很。

    等到张散的远洋船队也到来,有了艾尔普的加入,飞鱼号成了理工研究室,更是热闹。

    这一天石薇也来了,在船上书房中翻箱倒柜。

    石薇对这些学问可是一向敬而远之的,这样苏油不由得好奇,放下铅笔和张道长刚刚明的地丁皮擦:“薇儿,找什么呢?”

    石薇说道:“我记得这里有一套《本草图经》,不知道收在哪里了。”

    苏油从一个书架抽屉里将这套书取了出来:“怎么?是现新药材了?”

    石薇说道:“和人打赌,输了。”

    石薇的性格颇如男子,侠气豪爽,但是胸襟其实很开阔,一般不会和人生气,苏油不禁更加好奇:“赌什么输了?”

    石薇说道:“赌医术,输了。”

    靠,南海郡竟然还有医术能胜过石薇的人,这不是天方夜谈吗?石薇在会安镇用针灸治好财主得到一千贯慈幼院建设资金,可是传遍四路的。

    将石薇拉过来安慰道:“医术是用来治病救人的,不是用来打赌的,万一激愤上来,用了虎狼之药,出了事情怎么办?”

    石薇噗嗤一声笑了:“怎么可能,就是有个风疹患者,我见一个年轻人在治疗,怕他医术不精,便在旁边说了个方子,说是五日有效。”

    “结果那年轻人不但不领情,还说他只需要三天。”

    “我当然不信,便约定关扑,要是三天能治好,便送他一套族兄和你编纂的《本草图经》。”

    苏油刮了一下石薇的鼻子:“你可别给夫君脸上贴金,那是族兄的功劳,我就提供了一个蜡纸刻印技术,和平时收集的书籍而已。如此说来,那年轻人真在三天之内,就把病人治好了?”

    石薇说道:“也不是全好,今天去看了,病人还会复。”

    “不过那年轻人也知道病人会复,特意留了方子,说是待到复之时,再按方子服药一次,就可以痊愈。”

    “这等医术已经是相当高明,这个赌我认,就送他一套书吧。”

    苏油笑道:“那他的医术还是不如我家薇儿高明嘛,薇儿的五日治疗方案,肯定是药到病除,不会复的。”

    石薇也笑了:“你刚刚才说了,医术是为了治病救人。这套书送那年轻人,也不是明珠投暗。”

    苏油说道:“能得薇儿如此看重,必定不凡,我也会会去。”

    石薇说道:“听口音也是蜀人,走吧,我很好奇他一身医术从哪里学来的。”

    苏油将书匣拎上,和石薇一起出得门来。

    程岳正在树荫下喝凉茶,见两人出来,立刻提剑跟上。

    苏油说道:“程世兄辛苦,没有和三哥平正盛他们去打猎?”

    程岳将长剑抱在怀里:“我学的武艺都是以人为对手,打猎没意思,也不会。”

    苏油耸耸肩膀,也由得他,三人一边走上红石板路一边说话。

    苏油说道:“你早上操练仪仗班子,合适就行了,毕竟不是打战的队伍。”

    程岳表示明确反对:“又不缺他们的草料嚼谷,练得壮实些,对他们也有好处。桂州牢营里边,孱弱之辈,死得不计其数。”

    苏油停下脚步,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这倒是个问题,人力资源浪费有点严重啊……”

    不过以后再说了,三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出了城门,来到一处郊外的菜园子,却见这里排着队,看样子有十多家病人等着诊治。

    一个年轻人坐在小石桌边,桌上放着一个稻壳布袋子,病人的手腕摊在袋子上,年轻人正在给他诊脉。

    见到石薇过来,年轻人抬起头,对着她点了点,石薇也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便在一边静候。

    苏油打开折扇给石薇扇扇子:“这天气……对晒稻子是不错,对人可就有点烈了,存中那边的避暑药也不知齐备没有。”

    年轻人开完方,准备起身抓药,石薇将方子接过:“我来捡药吧,你继续看病。”

    年轻人拱手说道:“那就有劳嫂嫂了,两位大哥,招呼不周,还请见谅。”

    苏油今天穿着的是蕉麻衫子,天气热也没戴幞头,只包了一条薄绸巾,看上去就是一个青年读书人,笑道:“无妨,给病家整治要紧,你继续。”

    说完又赶去跟石薇继续扇扇子。

    石薇认真看了方子,不由得轻轻摇头。

    苏油凑到石薇的耳朵边,悄声问道:“怎么?”

    石薇再次摇了摇头:“没什么。”说完给病家捡药去了。

    就算如此,也过了一个时辰,年轻人才将病人看完。

    诊金都是随意给,不过根据苏油观察,都是初次来看病的给得少,来复诊的,一般就给得比较多了。

    十几个病人看下来,年轻人囊中也多了一贯钱。

    这在大宋不算什么,宋代大城的名医,收入是相当可观的,给大户人家看好病,常常人家一赏就是大手笔。

    张方平给苏油的书信来往里就提到这么一件事,应天府名医宋道方有个怪脾气,从来不接出诊,只在家中坐诊。

    刺史田登的老母病重,请了几次,宋道方都坚决不出门。

    田登大怒,直接派兵将宋道方抓到家中,威胁他说三天治不好老母亲的病,就把宋老头给剁了。

    结果三天之后皆大欢喜,田登老母的病好了,田登敲锣打鼓张红结彩,列队护送宋道方回家。

    宋道方到得家中的时候,现家中除了老妻还是原来那位,其余什么陈设使女都换了,田登还丢下一千贯钱,说是诊金。

    年轻人净了手,整理好衣冠,方才过来见礼:“见过嫂嫂,这位便是大哥吧?”

    石薇笑道:“愿赌服输,这次特意给你将《本草图经》带来了。”

    年轻人连连作揖:“嫂嫂说笑了,你治疗风疹那方子,我回去后越想越是心惊,果然当在五日痊愈。是我之前孟浪无知,辩证不明,让病家还要多遭一场罪。”

    石薇笑道:“辩证不明是谦虚了,你这么年轻医术便如此高明,很是难得,快看看这书,可还满意?”

    年轻人将书打开,眼神就是一亮,兴奋地说道:“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说完感觉有些失态,对苏油和石薇拱手道:“我在蜀中行医,方药多是土名,民间验方,常与医书上的名字有出入。”

    “老苏学士和小苏学士这书太好了,图文并茂,还登列了各地所用的名称,可以解开我很多疑惑!”

    说完翻到一页:“看,比如这个,薏苡,就是四郡特产的一味好药。在福建,广南称呼皆不同,有的地方叫六谷,有的地方叫草珠,有的地方叫解蠡。”

    “而且内地人所见多是结实,具体到植物什么样子,多数当面都认不出来,好,这书真是太好了……”

    苏油插嘴道:“这东西在我们眉山叫薏仁,当年可是给马伏波惹了好大的祸殃。”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