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命运道标

章节目录 第790章 常范撰记-烟尘

    ,命运道标!

    大哥的三弟挑着担,三弟的大哥骑着牛,送走晚霞迎来日出,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

    在雉鸡窝里住了一宿,第二天一早,三弟的大哥和大哥的三弟又上路了。

    老虎有老虎洞,雉鸡当然也有雉鸡窝,打了老虎住老虎洞,打了雉鸡当然也要住雉鸡窝,这一点毋庸赘述,而且,托雉鸡化鲲的福,昨儿晚上大哥和三弟俩人吃到了两个菜,真是意外之喜。

    关于做菜主料的取得,没有什么需要多说的,即便说得再天花乱坠,在底蕴和实力上,三弟都是要高出数筹的,整俩菜,必然是应该轻松的。

    相比类似上小学四年级的小孩子似的雉鸡精,韩三怎么也得算是念初三的半大孩子了,本来也没什么悬念。

    至于俩人打架为什么在字里行间的描述中会感觉打得恁么热闹,我个人认为,一是笔力,二是通病。

    说到这里,有必要简单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常欢,天界乐土之城人,因为受到一位喜欢文学的仙女小姐姐的青睐,现在全职租房写作。

    既然能被仙女小姐姐看中且约稿,我的笔力就不消多说了,说一下通病。

    通病的意思就是,不是一个人的毛病,做某一行的人大概率都有某种病,所以,有时候叫职业病也行。

    就拿韩三打小怪兽打得这么絮烦甚至到现在也没能看到蛐蛐儿一面这一点来说,抛开仙女小姐姐对篇幅刚需的重要因素,我本人其实是不情愿又无可奈何的。

    当然,并不是我一个人有这种毛病,纵观其他许许多多撰稿人也有这样的毛病,这是职业病。

    说多了,也聊偏了,还是说回,初三的和四年级打架打得过于热闹这件事。

    本不该这么热闹的。

    你可说因为积累深厚常年混迹学校门口,所以四年级就能打的过初二的,可你不能说四年级的孩子因为想起自己被同桌抢了棒棒糖的事怒火攻心,一生气小宇宙爆连初三的也给打了,这就不合逻辑了,实力差距过大,再怎么提升肾上腺素的分泌,那也是不可能逾越力量体系的严肃性的。

    同样的道理,韩三打小怪兽这么吃力也是不合逻辑的,一拳打爆应该是基操,从遇见小怪兽开始到生火做饭,五十个字足够了。

    至于为什么不能够,还非要最少再乘个二十进行雕饰,这其中的原因很复杂,主要是为了,嗯,为了能更全面的强调文学性。

    总不能写成“腊月初六,芦荡遇虎,弟拳毙之,兄取裘制衣相赠,弟兄甚欢,遂寝,天明复北行”这样工作日志式的样子,这么整的话,随便换个小怪兽的名字就能一直复制粘贴到穿短袖的时候咯。

    还是要搞清楚,三弟是怎么用拳头毙了老虎的,大哥给三弟做了何等款式的套装,这样便于主要是仙女小姐姐或许还有其他人进行脑补,提供给主要是仙女小姐姐或许还有其他人对文学角色有一个大致的要素轮廓认知和初步印象。

    所以,结论就是,别管小怪兽有多菜,打得絮烦一些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不,韩三一行又遇上小怪兽了,兽头人身,比之前的小怪兽显见着更有手段,自然也要更絮烦些。

    枇杷和雉鸡都出来了,眼前这小怪兽要不是狐狸精,恐怕是说不过去的。

    于是,眼前这头小怪兽,只能是个狐狸精,准确点说是个狐头人。

    处处泥潭的苇荡间,一座青丘,青丘之上,站立一个……等等。

    光顾着着急入戏,忘了身边还有一位副手未曾介绍。

    身后这位始终捏着神赐小酒壶猛一眼看过去像个劫道的似的昂藏老哥是我的副手,室友,全职搭档,姓范,负责故事支线的架构工作,目前和我一样,处于创作热情的低潮期,常常借酒浇愁,来,范兄,振作些,跟荧幕面前的朋友们打个招呼……

    好了,咱们继续……嗯,其实我范哥也很有本事的,笔锋犀利,大气磅礴,杀伐果断,可说是乐土文坛豪放派文人中数得上的前排人物,你们是难得看到他的作品,所以不知道他是多么的牛咖……怎么着你翻什么白眼吖?信不信我现在就找一部范哥的作品出来,吓死你!哟嗬?!叫板嘿,你等着,我现在就找给你……我还给你找个毛吖?!我马上就让你们心悦诚服到五体投地!

    范哥,憋喝了,放下酒壶,你给这些没见识的来一段韩三大战狐狸精,这些人居然敢小瞧你,我真是气不过吖,您上点儿心,帮我好好震一震这帮没见过大场面的…………

    范德彪一激灵,身上冷,后背淌汗,蒲扇似的大手攥得小酒壶嘎吱作响。

    屋里也妹人吖,欢哥儿摇头晃脑,笔下虎虎生风的,这是跟谁笔聊呢?!

    难不成,是因为欢哥儿写得太烂,所以招致天怒人怨,神龟共愤?还是因为欢哥儿胡摘乱鉴,招惹得某个气量小的压不住棺材板了?

    惊惧的四下偷撇一阵,范德彪抽空瞄了常欢一眼,正看见常欢下笔如电,飞驰电掣一般拉自己下水。

    “哥!你来两笔,显显身手给他们看看。”

    范德彪直勾勾看着满脸通红眼冒精光的常欢,心说这是要走火入魔了吖。

    不成!我得看准机会下一副猛药,这样才能救了常兄弟得活,饱经世事的范德彪冷静的想。

    “好,兄弟且看我来。”

    说着范德彪坐在台前,把酒壶朝旁边一放,眼中利芒一闪,略略思索,提笔便写。

    ……青丘之上,忽的起了一阵旋风,随风而起的烟尘遮住了那个韩三还来不及看清的身影。

    烟尘骤起骤散。

    随着迟迟传来的一声闷响,被烟尘掩没的身影已经消失无踪,本是浑圆的青丘顶上似乎也塌陷下去小小的一处……

    “呃,这是狐狸精一不小心把自家房顶踩塌了?”常欢站在一边,疑惑的问。

    范德彪不答话,继续写。

    ……韩三拍拍两手,掸去掌指间似有若无的烟尘,回与大哥言道,“大哥,我已将这妖物轰成烟尘,前路之上再无挂碍,咱们早早上路,这就去雨林会一会辣个夜鸣大王!”

    不等韩三的大哥回话,常欢两眼掙圆再一翻白,干脆利落的摔倒桌边,八成是为了白白损失了一只小怪兽而痛心疾,怒火攻心,心疼得昏了过去。

    范德彪闻声见状,赶忙放下笔,扶起常欢掐人中灌凉水走一气流程,口中还一迭声的说,“兄弟!看开些,老哥这都是为你好啊,你可千万别有事啊,咱们还得去看蛐蛐儿吖。”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