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逃避不可耻但是没用

章节目录 你坐上来

    “给你讲个故事吧。”他没有正面回答我问题。

    “有个小男孩呢,他已经十一岁了,马上要上初中了。他有个妹妹刚上一年级。他们一家很幸福。哥哥人缘特别好,附近的小孩都喜欢找这个哥哥玩。但是这个哥哥的小妹妹是个不Ai说话的人。长得很好看,但是不喜欢笑。妹妹只有七岁,但是是个小天才,可聪明了,自己的作业不写,老去写哥哥的作业。哥哥装作不知道,但是回到家就把书包放到妹妹能拿得到的椅子上,然后就出去玩了,妹妹就一个人在家里。

    家里有个天才小孩,但是X格却很别扭,老不Ai说话。做父母当然会更加关照这个孩子,难免就会忽略大孩子的感受。爸爸妈妈跟哥哥说,你妹妹是自闭症,你要多照顾她。但是哥哥也还是个孩子啊,有时候会妒忌父母妹妹这么好,经常趁父母不在会欺负妹妹。但是在父母面前永远是一副有担当的大哥哥的样子。

    父母工作很忙,但是为人仗义,人缘很好,所以左邻右舍都会搭把手帮忙看着兄妹俩。哥哥是个大孩子了,其实不太愿意看着妹妹,再加上邻居帮忙,所以他经常不管妹妹。有一天哥哥在外面玩到晚上才回家,等到回到家,发现父母躺在床上Si掉了,血流了一地。他的妹妹坐在床边,准确说坐在血泊里,那是哥哥第一次见到妹妹脸上有惊恐的表情。正当哥哥想要喊人的时候。有人捂住了哥哥的嘴巴,带走了他和妹妹。”

    “怎么会这样?凶手抓到了吗”我很困惑。

    “丢下两个年幼的孩子,真是不负责任。”说这话的时候,陈磊放在肩膀上的手突然收紧,我有些吃痛。他感觉到了,于是松了松手。又开口道:“你想知道关于大K的事情吗?”

    我其实更想知道爸爸的事情,所以我说,“如果可以的话,我b较知道我父亲的事。”我说这话的时候侧过脸去看他,我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此刻已经是h昏了,光斜S过他的脸,他的脸上有一些Y影。我真的觉得很熟悉,可是我真的想不起来了。他也转过头看向我,他的脸还是维持着礼貌的微笑。他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继续讲故事。

    “有两个好兄弟,喝过对方喜酒,也喝过孩子的满月酒。其中一家一直没有小孩,一家的小孩都能打酱油了,另一家才通过试管生了一对龙凤胎。看着生活都像好的方向发展了,突然有一天,,,”

    故事还没讲完,身后的保镖突然过来跟陈磊说了些什么,声音很轻,不想让我听到。陈磊脸sE变了变,对我说,“陈慕然这小子真的是能耐了啊,给我找了不少麻烦呢。我们先回去吧。”

    回去的时候,大K脸sE真的很差。整个脸都是红的,我怀疑他整张脸的毛细血管都破裂了。

    “要不,放他下来吧。”我轻轻说道。陈磊没有理我。营养Ye这会儿已经挂完了,医生过来帮我把手上的留置针拔了。我终于解放双手了。我见陈磊没有理我,也就不再开口。他坐在沙发另一头正在电脑上不知道做着什么。我躺在沙发上实在无聊,不过我已经睡不着了。

    我开始思考他给我讲的故事,兄妹俩最后怎样了。爸爸妈妈一下子都没有了。一想到父母,我x口堵得慌,眼泪也吧嗒吧嗒掉,怕被听见。我咬着嘴巴,拿被子盖住头,努力不发出声音。除了陈磊打字的声音和壁炉里面火的滋拉声,房间安静的可怕。所以我的呜咽声还是被听到了。陈磊放在电脑,过来把我被子扯开“怎么哭了,哪里不舒服?”

    他的声音带着关切,似乎他真的很关心我。我一时失语说“我想爸爸妈妈了。”  不知道是不是泪水糊了眼睛,我在陈磊眼睛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愤怒,很短,他又恢复了礼貌的表情。我止不住cH0UcH0U,整个人都在抖,又不好意思放声大哭,咬着被子。他想抢我嘴里的被子,我不让。我看到他r0u了r0u眉心,好像在缓解情绪。

    “你别哭了,你不哭我就放他下来。”他指着被吊着的大K,我还是没有止住cH0U泣,并且开始哭出声。陈磊终于变了脸sE,大概是嫌我烦,他吼道:“你再哭,我现在就让他Si,那就是你害Si他的。”

    我终于让自己平静下来。陈磊为什么会愤怒?我来不及细想。看我平静下来,他让保镖去放大K下来。保镖甩刀飞了过去,绳子断了,大K掉了下来。没人要去看他的样子。他自己慢慢爬了起来。保镖又丢过去一瓶水就没再管他。我看他拿起了水,喝了一些。

    这个时候,有人拿了一些食物出来。“吃饭吧,岛上条件差,你好不容易退烧了,只能吃清淡的。给你做了生滚鱼片粥。这边还有鱼汤,先喝汤再吃饭。”陈磊又恢复了正常,对我和颜悦sE的说话。还给我拉了椅子。

    餐桌上只有我跟他两个人,陈磊也不再开口。我咬着勺子,慢慢喝汤。那边大K看向了餐桌,看见我在看他马上别过头。他应该也是几天没吃东西。今天几号了?我被绑架是12月12号,我也不知道我出来几天。我老毛病犯了,一想事情就自动屏蔽外界一切动静。陈磊坐在我对面,看到我发呆,拿了张纸巾给我擦嘴边的粥,伸出手又打了两个响指:“杨祹?杨祹?桃子?”

    嗯?他刚刚叫我桃子?他为什么要叫我桃子?“让他吃点东西吧?”

    我清醒后,指了下大K。陈磊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变化了很多,我分辨不出到底是什么情绪。我看见他喉结滚动了一下:“吃饱了?有力气管别人了是吗?”  我没有明白他什么意思,把嘴里的粥咽了下去“没有,我还没吃完。”

    陈磊一阵轻笑,“你不想他饿Si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又吃了一口粥,其实我也是很喜欢鱼片粥的。胃里有食,情绪也缓和一些了,我说话就有点飘:“他Si了,对你影响不好吧,毕竟是一条人命?”  话一出口我就大叫不好。

    果不其然,陈磊抱起了手,看着我似笑非笑:“你觉得弄Si个人会对我有影响吗。”

    “我这不是怕脏了你的手吗?”我一边讪笑,一边放下碗筷,正襟危坐。

    “今天几号啦?”我问到。

    “18号了。怎么了?”

    “没有,我随便问问。”我不敢再提让大K吃饭的事。

    “快把粥喝完。”他已经吃完了,正在拿毛巾擦手。这手骨节分明,但有很多青筋,应该真的是练过的。看陈磊的身型,他很像特种兵,就是练过那种。像哥哥当兵后的手一样。难道他真的经常杀人?

    他见我不说话,以为我还没翻篇,耳边又是两个响指,说到:“饿个三两天不会Si的。”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接什么,又不敢再神游,埋头继续喝粥。

    吃完饭又回到沙发上,我此刻时分JiNg神,T力也恢复了不少。陈磊好像很忙,一直在用电脑敲些什么。偶尔接个电话,不避讳我,因为我听不懂日语,所以他肆无忌惮说话。

    我盯着陈磊有些失神.  他居然染了栗sE的头发,36岁的男人也很会啊。眼睛是邓l那种大大的丹凤眼,鼻子虽然粗旷了些,但是配上他的T型完全不违和。我发现他脖子到锁骨那块有一条疤,往领口往下不知道有多长的疤。手上也很多细细碎碎的伤口。我更加确定他肯定混黑道,杀人放火应该都做过,亏我刚开始以为他正气凛然。

    沙发一角的人可能感受到了我的目光,陈磊抬起头看向我,朝我招招手说:“过来。”

    我吗?我指了指我自己。他微笑点头,我觉得他的笑很危险,所以我在原地没动。他合上电脑,走了过来,在我旁边坐下。

    我困惑,瞪着眼睛看着他。“想让他吃饭吗?”陈磊笑眯眯的用眼神扫向大K。

    我点了点头,他看着我似笑非笑,伸出手轻轻拍了下自己大腿说,“那你坐上来。”

    我吓呆。他靠近我,一手撑着沙发靠背,另一只手在他的腿上示意我上去。哪里还有半分正人君子的样子。

    我脑子嗡嗡地炸开,他到底要g嘛?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