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逆天邪神

第一卷 祸水红颜 第1593章 龙血之海

    龙吟啸空,苍穹轰震,本是遮天蔽日,龙威浩瀚的荒天诸龙,它们的龙威……包括荒天龙主在内,一瞬间被震溃到无影无踪,就连龙目中的黑芒都被完全震散,唯余一片空洞的恐惧。

    “嚎吼”

    空中龙嚎大作,却不是震世龙吟,而是颤栗的哀吼,随之,那一个又一个的庞大龙影如下饺子般从高空直坠而下,轰然咋地。

    轰轰轰轰轰

    一时间,天罡云族轰鸣大震,尽是荒龙坠地之音。而不仅天罡云族的上空,守护雷域之中,那些将雷域分开的雷龙也全部直挺挺的坠下。

    这一幕之震撼,惊得所有人如临幻境。

    罪域被坠落的龙躯砸的千疮百孔。而它们坠地之后却没有愤怒,没有挣扎,而是龙躯蜷缩,身为万族之尊,又现出真身的它们,竟分明在瑟瑟抖。

    而且无论是极力蜷缩的龙躯,还有无法停止的颤栗,都透着一种让人怜悯的卑微。

    就像是被活生生吓破了龙胆!

    “呃……呃!”看着眼前骇世绝伦的画面,看着那像是一坨烂泥般栽到地上,还分明在瑟瑟抖的荒天龙主,九曜天尊眼凸欲裂,眼前甚至有些黑。

    而云澈已是飞身而下,幽儿现形,劫天魔帝剑卷动着黑暗涡流,直砸荒天龙主。

    龙神领域震慑万灵,而身为龙族的至高神,对龙族的震慑更是远胜其他。强如荒天龙主,也几乎是一瞬惊破了胆,震碎了魂!

    心溃之下,荒天龙主的力量也自然全崩,面对极迫近的云澈,神君的本能和恐惧之外仅存的意识让它龙爪举起……但,那种完全击溃信念,越意志的恐惧之下,它举起的龙爪别说黑暗雷光,连一丝玄力都无法带起。

    砰!

    足有千丈的巨大龙爪被劫天魔帝剑一轰而断……而这一次不再是力量投影,而是它的真实之躯!龙爪横断的那一刹那,腥臭的龙血如暴雨般狂洒而下。

    荒天龙主毕竟是神君魔龙,哪怕毫无力量护身,其龙躯也坚若神钢。但在劫天魔帝剑下,简直如豆腐般脆弱。

    “吼啊啊啊啊啊!”

    荒天龙主痛苦惨叫……而纵是惨叫声,也依旧带着深深的恐惧。它没有反击,连丁点挣扎反抗的意识都没有,瑟缩的龙瞳倒映着云澈的身影,与之并存的,却唯有恐惧与哀求。

    哪怕它当年只是一条幼龙时,都从未露出过如此卑微之态。

    可惜,云澈冷漠的眼瞳中却没有丝毫的怜悯,他身影一闪,已落于龙之上,劫天魔帝剑黑光凝聚,骤刺而下。

    砰……轰!!

    剑体被坚硬无比的龙之头骨短暂阻滞,但刹那之后,便已破骨而入,幽冷狂暴的黑暗之力疯狂涌下,从天灵残忍的灌入龙,又在短短一刹那,辐射至整整万丈龙躯。

    “嚎呃呃呃呃呃……”

    荒天龙主的惨叫完全的扭曲,已没有了半点龙的凌傲与威严,痛苦的像是被锁于炼狱之底,遭遇无尽折磨的罪龙。

    它的巨大龙躯以极快度染上黑色,并越来越深,惨叫声亦越来越来无力绝望,直至整个龙躯都变成了漆黑之色。

    轰!

    云澈腾空而起,带动劫天魔帝剑从头骨中拔出,那一刹那,黑暗的光痕从头骨极蔓延,贯满全身,万丈龙躯在遍体的黑暗光痕下崩解,化作满地的黑暗碎片与漫天的黑暗尘埃。

    “……”九曜天尊的身体在后退,身为习惯了傲视众生的九曜总宫主,他的面孔却在此刻诠释了何为“面无人色”。

    论修为,他和荒天龙主半斤八两。但若交手,最初还能相互抗衡,但时间一久,他必定落败……龙族万灵之尊的称号可不是假的,其强大的龙躯龙魂,凌驾于其他一切生灵。

    但这样的荒天龙主,在云澈的剑下,竟转眼之间被粉碎成残渣。

    几乎比藏剑尊者还要快!

    这无疑是在告诉他,云澈要杀他,将更加易如反掌!

    而实则……如果荒天龙主不是龙的话,反而还死不了那么快。

    荒天龙主死,身为荒天龙族的龙主,却死得没有哪怕丁点的气势和尊严,就像是一只被随意一脚踩死的长虫。

    没有回看荒天龙主的残尸一眼,云澈身上暴风席卷,如雷霆般闪身,瞬间来到了第二只荒天魔龙上空,一剑轰下。

    砰!!

    龙血飙天,再次淋下一片触目惊心的血雨,第二只荒天魔龙的龙躯如腐朽的枯木般被拉腰砸成两段……

    龙躯裂开的刹那,云澈的身影已落在第三只荒天魔龙前,一剑之下,再断龙躯,炸裂的龙血与第二只魔龙的血雨融成一片恐怖的龙血暴雨。

    轰!

    轰!

    轰!

    砰!

    ……

    第四只,第五只,第六只……第十只……

    幻光雷极、星神碎影、断月拂影连环交错,再加上风暴之力的加持,度快到纵然神君都难以捕捉,每一个瞬间都是数次长距离瞬身,伴随着可怕的爆鸣和漫天的龙血。

    半年前,云澈还只能勉强挥舞新生的劫天剑,如今则已可完全驾驭。

    魔龙之躯的断裂、崩碎、血爆之音吞没了天地之间的一切,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一丝的声音……就连所有的心脏都死死揪紧,无法跳动。

    荒龙……那是有着魔雷之力的龙族!拥有最强躯体、最强灵魂、最雄厚力量的真龙!

    方才真龙傲空,单单自然释放的龙威便让一众云氏族人惊惧到几欲跪地。

    而屠龙,在任何位面,都是带着决绝之意的最高挑战。

    但,眼前的画面……那一群带着灭族威压的荒天魔龙在一瞬间全部狼狈坠地,又在那漆黑巨剑下一个又一个的瞬间碎裂,除了荒天龙主,皆是一剑断体,脆弱的像是一堆堆风化的沙雕。

    而它们唯有龙躯蜷缩,瑟瑟抖,别说还击,根本连一丝挣扎都没有!

    短短三息……让人窒息到恍惚的三息,足足四十多只荒天魔龙被一剑摧断,连续爆开的龙血简直汇成了一片悚世的猩血炼狱。

    龙神领域的震慑即将消失,从力量和灵魂双重崩解的状态恢复的话,云澈再想一剑断躯便已不可能。

    他身体忽然停滞,目扫四方,劫天魔帝剑举起,嘴角勾起一抹无比阴森残忍的弧度……

    “嚎呜!!”

    狼影浮现,天狼啸空,劫天魔帝剑猛然轰下,一记最基础的天狼斩,却轰出七道狼影。

    狼影撕空,在天地间裂开七道长长的苍蓝裂痕,裂痕之下,所穿刺过的大地、空间,以及颤栗中的荒天魔龙,全部从中而断。

    龙神震慑消失,残剩的荒天魔龙战战兢兢的飞起,它们看着视线中的画面……遍地的破碎龙躯,庞大的血潭,还有化作黑暗碎末的龙主,纵没有了龙神领域,它们的龙魂依然恐惧到痉挛,全身从龙到龙尾,乃至每一片龙鳞都在惊惧颤抖。

    身为至尊龙族,单单威势变为诶万灵所惧,此刻竟被践踏如卑微的幼虫,它们从未如此恐惧,如此渺小,如此屈辱过。

    而被破胆的,又何止荒天龙族。

    九曜天宫的人全部傻了,从弟子到宫主,无不是面无血色,有的甚至连兵刃玄器跌落在地而不自知。

    九曜天尊的身躯在步步后退,他好像忘了逃,就只余本能的后退……一个强者会让人敬畏,但视线中的云澈,他的实力远远过了想象,而比之更可怕,是他的凶狠残暴。

    屠龙如杀狗!

    “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短短的一句话,九曜天尊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才勉强说完,他清楚听到了自己牙齿不断打颤碰撞的声音。

    下方,云氏族人一个个仰天瞠目看着云澈,如仰魔神,无一个人能说出话来。

    他是云澈……那个随云澈回来,在他们族中停留了近一月的云澈!?

    云澈没有回应,他转过身,劫天魔帝剑缓缓指向九曜天尊。

    九曜天尊的瞳孔像是被魔刃刺入,骤然收缩,随之,这个一宗之主竟是忽然一声怪叫,转身就逃……这一刻,任谁都无法从他身上看到半点霸主之姿,而只是一条破胆之犬。

    呼!!

    风啸如雷,拥有风暴之力后,云澈的极限度再度大增,狼狈而逃中的九曜天尊眼前一恍,云澈的身影竟已现于他的前方,那把屠龙如杀狗的漆黑巨剑迎面轰至,眼前世界顿时一片黑暗。

    九曜天尊空中趔趄,又是一声怪叫,双臂在空中乱摆,勉强撑起一个九曜剑阵……

    轰!

    一声爆响,九曜剑阵被一瞬摧灭,九曜天尊一声惨叫,胸骨尽断,如一只陀螺般旋转着飞了出去。

    好歹是九曜天宫的总宫主,他没有像荒天龙主那般魂溃力溃,全力而战的话,再怎么都不会一个照面便如此落败。

    但,他已彻底被云澈骇到魂飞天外,又哪还有招架之力。

    轰!!

    九曜天尊狠狠坠地,一直砸入地下千丈之深。云澈剑势微变,刚要坠下,一声颇为平和的声音忽然遥遥传来:“这位道友,还请手下留情。”

    与此同时,一个老者的身影在南方缓缓浮现,他一身青衣,面相慈和,手持一根颇显陈旧的灰白拂尘,正笑呵呵的打量着云澈。

    云澈目光微微一斜。

    而听到这个声音时,云霆、云翔,还有众云氏长老便全部愣住,待看到这个老者的身影时,顿时全身剧震,面露极深的敬畏。

    “怎么?”云澈斜眼看着忽然出现的老者:“你也想死?”

    云澈低沉的几个字,让云氏众人惊到险些肝胆碎裂,大长老云见飞身而起,急声道:“云澈,不得无礼,他是……”

    云澈目光一冷,一剑轰下,一道漆黑的剑弧将刚刚腾空的云见狠狠砸下,落地时已是双臂尽断,血染全身。

    “呃……啊啊……”云见瘫软在碎石中,全身抽搐,口中出痛苦的呻吟,耳边,传来云澈幽冷的寒音:“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教训我!?”
Back to Top
TOP